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广告色剂

当前位置:手机网投123 > 广告色剂 > 今日随感——回归

今日随感——回归

来源:http://www.hshlvy.com 作者:手机网投123 时间:2019-09-24 13:51

        是啊,只是几十公里外的玉门,看似距离不远,但是对于一名老教师而言,他们那美好的青春年华,美好的青春回忆,美好的成长故事都与这块平凡的土地,这座曾经繁华的城市息息相关,密不可分,怎能不激动呢?如果是一座繁华的大都市都也就罢了,虽繁华却只是匆匆过客而已,然则,这座小城却是心头的那份难以割舍的情怀……

为了重温过去,26日上午,我们乘大巴,踏进了曾经的校园。而随行的摄影师、照相师,则将我们的活动进行了适时记录和定格。

      车子在清晨的阳光里飞奔着,车厢里不断地传来或大或小的嬉笑怒骂声音,不用想,虽是周末都在抱怨早起无法休息,但是一旦随大部队出发,大家还是很激动的,毕竟这样的机会只是偶尔才有。更有老师调侃到:今天要去玉门,昨夜激动到一夜未眠!这话顿时引起车厢内的热议。都快退休的人了,还像小青年一样激动啊!这才去个玉门,就激动的未眠,这要是去个远点的地方,还整天家别睡了呢……哈哈哈……笑声瞬间荡漾在了整个车厢里……

同学情,星转斗移,三十年,已酿得愈加醇浓。

      车子徐徐开动,路两旁的钻天白杨树依旧在风中晃荡着阔大的叶片哗哗哗的歌唱着,是欢欣雀跃呢?是依依不舍呢?

那是1979年的金秋10月,一群吃商品粮的懵懂少年,怀揣着别样的梦想,相聚在了距州府4公里远的一所坐落于大坡的商业技校。大坡原本是一所知青农场,山上长满了茂密的松树。在面朝太阳出来的山腰上,一字排开建有三座砖房,其中两边是各有10余小间的平房,供知青居住,中间是一楼一底的办公楼。后来,农场用来办学了,知青也就走了,左右两栋平房,就分别供老师和学生之用了。

        来到了教学楼前,背对朝阳的办公楼正面一个大大的半圆的墙面造型上方鲜红的“办公楼”三个字依然清晰夺目,白色瓷砖的墙面虽有些斑驳,但依然透射着大楼过去的威严,大家纷纷鱼贯而入,看到了一扇扇熟悉的浅黄色木门,甚至还看到了木门玻璃上已经被撕去三分之一的“物理实验室”的字样,十年过去了,那白色纸张已经暗淡,而那天蓝广告色书写的字迹依旧明艳,郭老师走过来兴奋而骄傲的说,这二层以前可都是微机室呢!言外之意,这里可曾经都是他一个人的“地盘”啊!那神气的样子,让人更是多了几分赞许,多了许多的感慨啊!钢筋木制相结合的楼梯扶手依然圆润光滑,曾有多少莘莘学子抚摸着它上下楼梯;灰黑色的水磨石地板依旧平整干净,曾有多少双大大小小的各色脚丫在这里迈过他们的青春年华啊!眼前的一切都未曾改变,而前来观望的人们早已华发倍增呢,无言的一切正在静静地诉说着他们的过去,他们的思念,而叽叽喳喳的大伙儿内心又是几多感慨,几多惆怅啊!

因为学校是新办,条件十分有限和艰苦,虽然仅招了一个机修班和仓储班,一共还不足100人,但却连教室也没有半间,学校便发动学生自己动手,将一栋知青用来存放农具的仅有三面墙的库房,封隔起来,作教室之用。后来这教室用了多长时间,我不知道,但我们学习的三年,寒来暑往,都是在自己亲手砌就的教室里度过的。

      在小学楼对面曾是中学部的楼,楼的外观很朴素,浅浅的黄有些黑了,却依然不影响他的稳重端庄,甚至有些同事都找到了曾经教务处墙上的总课表,看到了十年前自己的名字,只是曾经上过课的教室现在已经塞满了大大小小的各种化学制剂的车间工具、管子、罐子,因为这里已经被改造成了化工厂,原来教室的门还在,只是物是人非啦,看到这些又是几多惆怅,几多感慨呀。

兴奋之中,我们在曾经是教室的球场上,手挽着手,拉开一个大圆圈,唱起了“年轻的朋友们明天来相会”。

      大伙儿一边走,一边兴致勃勃地指指点点,回顾着这里过去的故事场景,虽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不曾有过以往的记忆,可是从大伙儿的喜庆的面庞上,激动的言语中,我还是深深地意体味着从大伙儿内心深处涌出的某种情绪,某种情愫。

从走出校门到5月25日凯里“王三姑酒店”相聚,挥手之间,已是三十年。搜寻着昨天的记忆,我们有太多的感叹也有太多的高兴。我们感叹,44位同学,已故5位,为他们感到惋惜,而健在的39位,其中女同胞14位,完整无缺,为她们感到高兴。但我们39位健在的同学,仍有4位因其他情况不能参加聚会,很是遗憾。因为明天的明天,我们39位,不一定都会整整齐齐能相聚在一起。

        离开了这些破败,就是告别了曾经美好的回忆,大伙儿虽都笑着,可是心中苦涩的味道又会有几人知?

27日,我们将聚会地点移师到了麻江县的的下司镇。我们的目的,一是参观国家皮筏艇训练基地,二是到“鸣鹿风情园”感受苗族同胞的烧烤风味和独特的长桌宴。

        再过一段日子,这些树又会是光秃秃的枝丫了,这年轮便又是多了一圈了……

“长桌宴”,主要是苗族过节日、办红白喜事和接待客人而举行的一种饮食仪式。举行“长桌宴”时,家家户户会搬出桌子、板凳,连接排上几米或数十米,场面绵延、壮观。 如今,苗家的“长桌宴”已声誉远播,并形成了一种特有的民族饮食文化,已走进农家乐、风情园。而我们将要感受的,不再是谁家搬来的桌凳,而是已经做好的有10余米长,一米多宽的长桌。这张长桌,将供我们包括其他人员共40余人共同就餐,并为我们的三十年一聚带来美好难忘的记忆。

      走到一楼,我透过布满尘土的门窗玻璃,看到了曾经的阶梯教室,固定的木桌木椅依旧在那里,尽管蒙上了灰尘,但那里的布局、色彩依旧,看着看着,眼前似乎又浮现出了孩子们郎朗的读书场景,浮现出了灯火辉煌里的举行的节日庆典的场景,浮现出了全体教师在这里开大会的宁静与肃穆的场景……时光远去的背影静静地留在了这里,而时光却早已离去……

三十年前,我们44位同学,走出了黔东南州商业技校的大门,踏上了商业部门的岗位,三十年后,我们44位同学,已走了5位,且只有33位能够再次相聚在一起,重温恰同学时曾经难忘的记忆。

        九月九日,今天是个回归往昔的日子。在搬迁到酒泉十二年的今晨,全体教师在第三十三个教师节来临之际,驱车集体前往玉门市老市区,再次回归曾经奋斗了几十年的老校址。金秋清晨的风微凉,人人都裹紧着衣领,在风里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闲话生活。八点钟,我们准时出发,车子隆隆的发动机声总也掩盖不了大伙儿兴奋的激情,我有幸坐在了一号座位,高高在前,且眼前便是阔大的引擎玻璃,视野格外的开阔!

因为合并办学,商校已并入了凯里学院,现在的商校所在地,已挂牌为国防学校。学校虽然新添了几栋房屋,但过去的办公楼和师生宿舍依旧保留着,就连原先我们睡过的两层木质床,都还完好保存着,无不勾起我们的还想,而我们亲手封隔的教室,却不知什么时候被拆出了。不过,在参天大树的掩隐下,学校显得更加的古朴而宁静了。

      步出办公楼,左右手边各是一幢五层教学楼,那可墙面的窗户,坚固的墙面,更有那如同皇帝皇冠样子的顶层会议室,楼顶上那几束草,那两棵小树更是昭示着过去多少年岁月的沧桑,生命力的顽强。旁边的同事很骄傲的告诉我,这一幢是小学楼,二层中间第五个窗户那里是张校长的办公室,而且这幢楼的暖气很好,冬天总是很温暖,而且每一间教室内的阳光都很充足!谁说不是呢,那一整墙的窗玻璃不正是阳光的眼嘛!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即将离去,忽而有几位匆匆走向了林间小路,朝着几座破落的平房赶去,出于好奇,我也匆匆跟上。原来那一幢幢烂门烂窗的平房是他们曾经的单身宿舍呀!门前早已破败不堪,地面杂草丛生,蓝色油漆的门也已经斑斑驳驳,或开着,或半掩着,有些里面还汪着水,唯有屋前的那些树木,半干枯着枝丫,半生长着叶子,在风中哗哗的歌唱着,也是激动了吧!曾经的故人,十年得一见,实属不易。大伙儿纷纷七嘴八舌地诉说着这里曾经的故事,美好的青春回忆,满眼的留恋不舍,纷纷拍照合影,齐呼大家都是舍友,一时间仿佛都回到了黄金的单身贵族时代,一时间当年这里一群年轻人的嬉笑怒骂声又回荡在了耳边……

当时的学生生活,相对现在而言,十分单调,没有电视机、收音机、MP3什么的,就是与家里联系,也只能通过电报和写信的方式进行。

      车子很快便来到了目的地,清晨阳光下的玉门双马路更显得空旷寂寥,车子一停,大伙儿便急不可待的跳下车子,迈向了有些沧桑的校门,缓缓间双扇银色大铁门轻轻打开,一条宽阔笔直的大路直通远处的办公楼。也许是为了迎接老朋友,曾经的主人的到来,路两旁的喷水头正滋滋地旋转着喷水,那清脆响亮的声音似乎在鸣唱着欢快的迎宾曲,修剪整齐的榆树间夹杂着些或高或矮的不知名的树树草草,更是委婉地诉说着这里曾经的繁华热闹,此时的苍凉。

在学校,在彼此的帮助和影响下,大家提高了生活自理能力,如洗衣、洗被、叠被,在一米见方的床上缀被子等等。而在44 位同学中,因为其中李阳明、高佩和秦国良曾经当过知青,较为成熟、活跃,做班干,对我们影响很大。

由于是技校,我们在吃的方面便有了保障,但一日三餐总是离不开馒头、粉丝、海带、洋芋等等,因为缺少油水,下午4、5点钟,大家的肚子便会不自觉闹起革命。说实在的,只要生活有了保障,在一定程度上也减轻了各自家庭的经济负担。所以,我们每月受馈于家里的汇款,便在5至10元之间,这些钱,一般是用来买生活日用品的,如果要拿去打牙祭,那是千万不可能的;至于在精神生活上,大家除了打打篮球外,别无他求,于是,学校里早中晚的高音喇叭,便成了我们获起外部信息的源泉。因之,学校的高音喇叭,“教会”了我们很多的流行歌曲,如《甜蜜的事业》、《敖包相会》、《芦笙恋歌》和《年轻的朋友们明天来相会》等等,至今,每每当听到这些老歌曲,大家就会有一种置身于那个年代的感觉。当然,那个时代,如要想看看电视什么的,却是一种难得的奢侈,好在,那时时兴放露天电影,因为不花钱,大家只要知道哪里放露天电影,不管远近,就会邀起一同前去观看,然后头顶星光,一脚深一脚浅地回到学校。

时光荏苒,光阴如梭。

按照日程安排,下午我们邀请了曾经任过我们班主任老师的罗康潮、杨光宏以及唐大姐,参加了在“王三姑酒店”的座谈会。不管是老师,还是同学,大家畅所欲言,重拾起昨天的记忆,感慨多多,心情激动。大家感慨,能聚在一起是缘,三年的师生情、同学义,将倍加珍惜,永远不能忘记。

本文由手机网投123发布于广告色剂,转载请注明出处:今日随感——回归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